【TK小说】无

Category:热门资讯/Date:18 May 2020/Update:18 May 2020/Views:79

我是一个80后,离而立之年已不太遥远,在此回忆一下tk在我生命中带来的痕迹。与诸位共享之。

人的记忆大多是从幼儿园时代起,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老实说,幼儿园的事已经基本在我脑海中磨灭了,留下的只是个别场景的片断。那时幼儿园中午睡觉是上下铺,我被安排在下铺,而我上面是一个男孩,大家慢慢熟悉后,经常在班上打闹着玩。午睡时,他故意把脚从床边伸下来,一条腿悬在那里挂着,而我,在这时就会主动伸手去抓他的脚底板,他会呀地叫一声,触电般地一下把脚缩回去,可过不了一分钟,他又会故技重施,我也是原样奉还。我们就这样反反复复很多次折腾着玩,我从没有想过抓住他的脚好好挠的念头,所以也没有老师来管。

小时候家人逗我们小孩的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挠我们的痒痒。比如在照相时,我们死活不配合着笑,那时tk就发挥了作用,大人们通常在我们不经意间袭击我们的脖子或者腋窝,使我们哈哈大笑,而就在这时闪下相机的快门。

入小学前,因为年龄不够,无奈之下读了一年学前班。学前班其实很轻松,课程极其简单,主课两门,语言和算术。由于只教一些最简单的汉字,和最简单的加减法。在学前班的课堂上,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节语言课,正上到一半,第一排一个课桌突然轰地一声倒了下去。全班都震惊了,老师皱着眉头急忙过去询问原因。由于我们当时是两个人共用一个长方形的课桌,所以老师很严厉地对着他们两个人(一男一女),问怎么回事。女孩怯生生地说:“他胳肢我……”老师怒了,对着男同桌一顿训斥,具体说的什么我只记得一句了,“你是男孩,竟然还去胳肢女孩啊!”

史前记忆大概就是这些,转眼我已经长到了7岁,小学之门开放了。我认为个人经历tk最多的时段就是小学的6年了。这个阶段的孩子,已经较为独立,自己睡自己玩,通常小区内,班级里,自家哥姐弟妹中,都会有固定的玩伴。这个阶段的孩子,已经有了一些自我和社会意识,比如小区里一群孩子一起玩,通常会有一个孩子王,大部分孩子都服他,愿意跟着他一起疯。那时的我们还没有互联网可玩,没有魔兽世界和DNF,电脑室在我小学高年级时才开始兴起,在里面可以做的,也仅仅是在386配置的机器上用DOS系统环境玩玩大富翁3、红警1之类的单机游戏。

通常去电脑室是要被家长骂的,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玩捉迷藏,三个字,丢沙包等等游戏。而游戏输家的惩罚措施也多种多样,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惩罚方式变成了几乎只有胳肢人这一种。如果是夏天,胳肢会变本加厉。一个孩子趴在地上,三四个孩子压着他,一边挠他的腋窝,一边扒掉他的凉鞋来挠脚心。被压着的孩子就会大笑不止,连连求饶。一般我们不会这样暴力地去对待女孩,但对男生来讲,胳肢已成了一个既有效,又方便的惩戒方式,但凡想对一个孩子稍加教训(当然,不是那种深仇大恨时),我们通常不用打架的方式,取而代之就是痒刑。

我父母的兄弟姐妹不少,所以每逢过节或周末,各种姨舅姑叔的孩子们会在一起玩。我们玩的游戏也多种多样,但胳肢人这个项目却贯穿始终。这个时候胳肢的暴力程度也明显升级,通常是两个人压住一个人,坐在他/她的身上,一人专攻腋窝,一人挠脚心,持续的时间也比之前长了许多,一般能一口气胳肢半分钟左右而任被胳肢者的挣扎与狂笑于不顾。有好多次,我都记得是将一个表妹挠哭了再作罢。我们此时已会变着法的折磨人了,比如我压住一个妹妹,双手按在她的腋窝里,但手指却不动,此时她的感觉想必是非常别扭,双腋已失去抵抗能力,隐隐地感觉到麻麻痒痒的感觉,但又不是那种绝对的难以忍受。她使劲夹紧双臂,颤抖着,觜里嘿嘿嘻嘻地喘着气。而我却坏坏地让她去完成一个动作,那就是伸手去拿床头上的物品。这个看似简单地行为在此时却是极难无比,因为去拿东西必须移动胳膊,也就是张开自己紧闭的腋窝,而我的手可是随时可以给予她无法忍受的痒痒的啊,这种对痒的恐惧会让人死活不能放开臂膀。妹妹大笑着尝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仅仅是轻微打开手臂便让她觉得腋窝里的像有千万条小虫在蠕动一样,麻痒难当,于是又立即夹紧胳膊。最后,她在大叫一声中完成了任务,以迅雷不用掩耳之势一下抢过床头的东西,然后双臂马上回到原位。

在这个阶段,我发现人在被挠痒时虽然难受万分,但也能不可思议地得到一些**。所以甚至有一次,妹妹竟然主动让我挠她的痒痒,而她要求在她被挠时念出一串绕口令,念完后就停止挠痒。我欣然同意,压到妹妹身上,双手毫不留情地攻击她的腋窝。她大笑着,拼命挣扎着,竭尽全力念完了咒语,我也很守约地停止了用刑。那时我们经常毫无顾忌地谈论挠痒痒的话题,我们一致认为挠痒痒是最难受的刑罚,并称用这种方式把人处死为折磨死。

有时我也会成为被挠痒的对象,表哥也会像我对付别人一样对付我,把我压在床上,不停地挠我的腋窝。我瞬间痒得将拖鞋踢飞,大笑着乞求他停手。还有一次我和表妹玩模仿游戏,她将我的双手用红领巾绑在床头的木栏杆上,好好地折磨了我一翻。

从小学时期起,我发现我对女孩的脚开始慢慢感兴趣了。Tk和恋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几乎所有喜欢tk的人,都会喜欢挠对方的脚心,一方面脚心是人非常敏感的地带之一,另一方面,脚包括鞋袜又和性紧密相连。恋足,恋袜等等就是最好的说明。后来我才知道,这里又可以细分为很多小类别,恋裸足,恋白袜,恋黑丝,恋肉丝,恋帆布鞋等等不一而足。可当时懵懂的我哪理解这么多,但我已发觉自已对女孩穿的白袜有特殊的好感。

小学时代的女生,很多穿着舞蹈鞋,就是一个简单的布鞋,通常是白色,不系带,脚面上有一个宽皮筋绷着。而据我观察,女生大多会穿白袜子来搭配鞋子,我总会时常偷瞄女生的白袜脚,看的时候心会砰砰地跳,脸上泛出红晕,充满了一种满足感。

小学男女同学之间没有任何的心理隔阂,大家完全可以一起打闹,当然,也可以互相挠痒痒。我曾经故意挠过座位前方的女生的腰,而她笑了两下便痒得双眼含泪,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也在和同桌女孩打闹时,捏过她的大腿,把她惊得大叫。我对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一个女孩格外照顾,以给她一张她特别喜欢的贴画为诱饵,骗得她同意被我挠十下。让我意外的是她的忍耐力,竟然可以绷紧脸咬紧牙忍住腋下搔痒,也许她是天生不那么怕痒的女孩吧。在课间十分钟,放学后的时间里,挠痒痒更是我们之间必不可少的玩闹方式,有把一个同学按在课桌上强制挠痒的,有等对方在双杠上倒挂金钟时趁人之危挠痒的,三五成群,不分男女,都在挠痒嬉戏。我和一个男生还交流过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下面那个器官在什么时候会变得特别大而长,最后我们得出一致结论,在挠痒痒的时候会产生如此反应。可见,tk和性的关系非常微妙,在小学时就已经有所体会了。

转眼时间已走过这多彩的六年,也把我由一个孩子变成了少年,我升初中了。初中的生活已不再像小学那样无忧无虑了,我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功课变得繁重了,中考压力快来了。我后方坐了个漂亮的女孩,瓜子脸披肩发,面颊清秀,说话也细声细气。在夏天的一段时间内,她几乎每天都穿一双暗红的凉鞋,纯白色的短袜,应该是超薄的款式,在袜口处非常别致地有一根白色的丝带,可以打个结,既防止袜子脱落,又装饰得与众不同。我每天都要偷窥她的脚好多次,装做低头思考问题,勾一眼她的白袜子,心里像跳蚤在蹦,又像小猫在挠一样,痒痒的。我在此时经常幻想一个场景,就是把这个漂亮的女孩双脚绑住,脱下她的鞋子,伸手去挠她那白得刺眼的白袜脚,一边幻想着不停地挠,一边幻想着她挣扎、娇笑,求饶的样子。从此我学会了意淫。每次幻想完,我都长叹一口气,人长大了,我变得内向了,女生矜持了,再也不能像小学那样毫无顾虑地挠女孩的痒痒了。

后来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同桌也聊起了挠痒痒的话题,聊的时候,我竟然紧张到心砰砰乱跳,说话都哆嗦。女同桌说她很怕痒,非常受不了别人哪怕挠她一下。我在心理鼓足了勇气,下了好大的决心,终于趁她不注意时,用钢笔头捅了她腰一下,开开她的玩笑。她痒得浑身一颤,立马绷直了后背。这应该就是我初中唯一一次挠女孩。

但男生之间还是有几次让我印象深刻的挠痒经历。有次我到一个同学家里,他正在床上躺着,我不由分说就一下扑到他的身上,双手紧紧扳住床沿,把他死死地压在床上。他深知我要干什么,出于对痒的恐惧,他几乎喊破了嗓子般地大叫,以至于我都担心把邻居给吸引过来。他的劲其实挺大的,如果我不双手抓住床沿,他就能把我顶起来,所以我两手被占,其实并未怎么挠他的痒痒,但他的笑声还是响彻云宵,怕痒怕到了这个程度。还有一个男同学,我们俩经常打闹着玩,使用的招数,很多就是挠痒痒。在学校经常互相挠痒不必说,他来我家玩时,也将我推倒在床上,把我一顿乱挠。

在这个时期,互联网萌发了,街道上出现了很多网吧,那时去网吧做的事非常简单,几乎全都是聊天,极个别的看看新闻,发发邮件,仅此而已。我对网吧也很热衷,而去玩的目的就是进各个聊天室瞎侃。这时QQ才刚刚兴起,可惜的是我觉得安装QQ麻烦,不如直接网页上聊天来得简单而没有申请QQ号,要不然怎么也可以得到一个5位6位的,放到十几年后的今天,也变成了一笔不少的零花钱。在常规的聊天渐渐感到枯燥后,我突然冒出一个在网上更改性别的邪恶想法,于是我在聊天室里将自己变成了女孩,并且取了一系列让人心潮萌动的网名,比如:怕痒的女孩,白色袜子,胳肢等等。在我改头换面之后,立即出现了各种找我聊天的人,单开房间的,密语的什么都有。聊的内容也和我和网名很般配,什么我要挠挠你的痒痒啦,摸摸你的脚心啦,我应接不暇,在聊天室里无奈地问:“你们怎么都喜欢找我聊天啊?”“你的名字很有吸引力!”不知是谁答到。看来很多人都喜欢挠异性痒痒,这在网上表露无遗。

初中三年转瞬即逝,我又迎来了更为紧张和苦逼的高中。高中的生活很枯燥乏味,男生之间的tk也很少发生,我只在学校宿舍中偶尔见过几个男生联合整人时挠过一个男生和痒痒。而男女之间的tk更是销声匿迹了。我们都成了花季雨季的青年,除非像地下工作者一样谈起恋爱,否则进行tk行为就太尴尬了。

但女生之间情况又有些不同。大概是老师担心男女交往过密的缘故,高中时大多同性做同桌。我前方坐着两个短发女孩,时常会看到她们俩互相挠痒闹着玩,其中一个女孩相对健壮,另一个则较为娇小,所以每次挠痒痒,都是健壮的那个女生占了上风,常常把对方挠得毫无还手之力,娇小女孩可怜可怜兮兮地蜷缩着,气喘吁吁地笑着,毫不掩饰地喊叫着:“啊,痒啊!别碰我!我怕痒!哈哈!”之类的话,而强壮女孩却充耳不闻,嘴上振振有词:“不痒我还不碰你呢!你想过没有,如果把你绑起来,不停地挠你,让你痒死笑死,你怎么办?”娇小女孩脸羞得通红:“不要啊!救命啊!”求着饶。

她们的每一句话都深深钻进了我的心里,使我至今不能忘怀,她们被挠痒时那舞动的四肢,颤抖的身体,绯红的面容,起伏的胸膛都让我陶醉。仿佛这是人世间最优雅的片段,最纯粹的画面,最完美的感觉,最深邃的体会。于是,在有一次我和她聊天时,悄悄用笔轻轻顶住她的背部,再稍用力向下一划直到腰间,她瞬间一个激灵挺了起来,大声惊叫着。我特别满足,脸上堆笑,她认为是我和她开玩笑,所以也并没有太在意。

我越来越对女孩的白袜子感兴趣了,因为学生基本都穿运动装或休闲装,所以我对她们穿的运动鞋,板鞋,帆布鞋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在校园里走着路,每时每刻都低着头扫描女孩的脚,若她们穿着我喜欢的鞋子,我的目光仿佛变成了两根利刺,直直地射进女孩的裤脚缝里,拼着命搜寻着袜子的真容。通常女孩在走路时,裤脚会前后飘荡,给我一睹袜子的时机,更好的机会则是在女生上楼梯时,抬腿迈步带来的大幅度运动几乎一定会让袜子露头。我会在看到一个女孩快走到楼梯口前,三步并两步地快速上去,在她后面跟着一起上楼。这样,两只脚踝依次露袜的全程都会尽收眼底。据我观察,我那时的高中同学,绝大多数女生都喜欢穿白色的袜子,这正是我最最喜欢的颜色。

我成年了,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开始觉得喜欢挠痒痒和女孩的袜子是一件很不正常的,难以启齿的事,由于只能幻想不能实际得到,所以我时常觉得苦闷烦躁,心中一股气憋着,怎么也不能痛快得吐出。这时班里已经开始流行一些略带性描写的书刊,很多人在私下传阅,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接触一些限制级电影,我却觉得索然无味,从未染指过此类书籍或视频。但我是正常发育的男生青年,所以偶尔会做一些春梦,很多次都和挠痒痒相关,伴随着成长梦遗,我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

这个时期的互联网发展地十分迅速,网上的资源日新月异,信息成倍增多。终于在一次上网冲浪中,我无意中搜到了一篇挠痒痒的文章和一段挠脚心的视频,从此,tk的新大陆被我打开了。那篇文章我现在还记得一些,其中的tk片段是这样描写的。一个穿着水手服的日本女孩,躺在床上无意中落入了机关,双手被铐住吊了起来,另一个人对她腋下,腰肢,脚心,几乎全身进行了挠痒折磨,女孩痒得无以复加,笑得流出了眼泪,哀求着放过她。此文章似乎并不是纯粹的tk文,因为对女孩挠痒痒之后还有大段的篇幅,并且和tk无关。当然,我只关注挠痒的细节描写,我看得热血沸腾,如痴如醉,下身反应极大,从此,漂亮女孩被固定起来全身遭到挠痒的美妙情景被我千百次地幻想过。第一次接触的那段挠脚心视频其实是很短的,只有一个女人脚,穿着肉色丝袜,这时又过来一只手来挠她,接着便是女人的笑声。整个视频大概只有20秒钟左右,且没有任何人露脸。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今天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的tk视频,却深深震撼了我,我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tk视频。从那以后,只要有机会一个人上网,我就会偷偷地搜索各种tk资源,欣赏完之后再不留痕迹地清除掉所有上网记录。tk在我的内心中根深蒂固了,成了我隐藏的最大秘密。

我不是特别确定是否我是在此时发现网上的tk论坛的了,但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人上网时偷偷搜索tk信息的习惯,并且在这时知道了tickle这个单词和他的缩写。后来有一次在学校某个英语场景中,正巧发现tickle跃然纸上,旁边同学问我这个词的意思,我心中砰砰地跳,嘴上却故作不知,于是他自己去查了电子词典,看到意思后,一脸吃惊地拿来给我看解释。我却几乎面无反应,一是我当然早已知道tickle的含义,二是越是让自己心中忐忑的东西,我就越会强烈克制自己的表现。我想这就像很多在少年时期喜欢某个异性的感觉吧,越是喜欢她,越不敢和她说话。哪怕从她身边走过,心跳都会加速,但却还要装地那么地若无其事。

在一个暑假,我们两男两女一行四人去照大头贴玩,其中一个女孩总是笑得不自然,拍来拍去都不满意。一个男生随口说到,这样吧,我们在她拍照的时候胳肢她,这样就能拍出好的效果了。那个女孩听了立马扭过头来,双手支在胸前,笑容满面地连声说:“不行!不行!哈哈!”

整个高中3年,是极其乏味和枯燥的,tk相关的经历也是少之又少。

在经过梦想与现实的激烈碰撞后,我熬过了高考,远走他乡,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是如此地轻松和自在,一个宿舍的同学经常聚在一起打游戏和看电影。在大一的时候,我宿舍只有一个同学拥有电脑,所以他的电脑成了大家的焦点。有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宿舍,发现几个人神秘兮兮地围在电脑前贪婪地盯着屏幕,脸上都是一副色眯眯的表情。我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他们在看限制级电影,我也在电脑旁边坐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看此类视频,懵懵懂懂的我也觉得比较新鲜,所以和他们一起看完。但和其他人都明显激动的样子相比,我则平静得多,并没有那种“我终于得到了”的冲动感觉。

我依旧保持着对tk和女生鞋袜的特别关注,大学生基本上仍是运动装为主。在上自习的时候,我会先透过教室门外的玻璃窗向里望望,看有没有漂亮的白袜女生坐在那里。如果有,我再打量一下她旁边是否有合适的座位。这个座位既不能离她太近,以免引起她的怀疑,又不能距她太远,那样就没机会欣赏她的脚了。如果她坐在某条连排座位最靠边的位置则为最好,我只要坐在她斜后方,就可以隔着过道把她的白袜双脚一览无余。最郁闷的莫过于当我先找到一个位置坐下之后,然后再出现一个漂亮的白袜女孩坐在我的后面,让我心痒难耐却又毫无办法。这样的情况也出现过很多次,我会心里堵满郁闷,一声叹息之后再慢慢强行平复自己的情绪。tk故事中经常在此时发生的各种搭讪,并成功勾引到女生,再进而实现tk的故事从来没有在我身上发生过。实话实说,我胆量不大,就算偶尔有三言两语的主流,也绝不敢把tk说出口。所以碰到喜欢tk女孩的运气从来没有青睐过我这样的人。

由于宿舍电脑只有一台不方便大家玩,所以我们经常集体去网吧打游戏,而大学生精力体力极佳,包夜上网完全不是问题,我们也时不时地去玩上一夜。每每到后半夜2,3的时候,大家游戏都打累了,于是开始各干各事,据我观察,大多都在上限制级网站。而我则偷偷摸摸的搜索tk论坛和圈子,中国tk联盟,tk小天地等等部落就是在这时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又申请了一个QQ,专用于加和tk有关的好友和群,并且在tk论坛里也一概用小号注册。Tk念头从诞生之日起,就被我打上了不可告人的标签,藏在我心底的最深处,任何外人都不知道。在这时我看到了更多的tk文章,虽然在现在看来还属于比较初级的水平,但却让那时的我非常得满足。我也尝试过自己写tk故事,但仅仅编了几百字之后就放弃了,因为写的自己都看不下去,没有情节,只有tk折磨。我也尝试用新的QQ加陌生人来聊tk这个话题,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表现得完全没有兴趣,有的女孩听说我喜欢挠痒痒觉得我非常另类,直接说不好听的话或者拉黑。一段时间之后我几乎放弃了在陌生人中找到聊tk知音的想法,QQ上加的一些人都在论坛上找到的圈内人士,而我们这个群体有了一个新的称谓——同好。

在大学生活过了近2年之后,电脑几乎普及到人手一台了,我也没有例外地买了自己的电脑。由于宿舍同学上课时间基本都一样,平时很少有我自己在屋子的机会,所以我很少上tk论坛。而且学校在每晚23点多准时断电,那时也没有如此发达的智能手机,所以在半夜偷偷上tk网站的想法也被堵死了。

但学校的夜间断电规则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在每学期的期末,这将近1个月的时间宿舍通宵供电,理由是给大家复习。这个理由非常搞笑,因为我几乎没看到过谁在头昏脑胀的后半夜抱着书学习的。而这通宵的时间都留给了陪伴电脑的我们。

每每在凌晨2,3点的时候,宿舍人也该陆陆续续上床了,而如果我在某天精神较好,我会等到他们都上床之后,悄悄地用一个很小的窗口打开浏览器,在屏幕上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国tk联盟论坛的内容。这时论坛上已经有相当丰富的tk资源了,文章,图片,交友等等。而最让人期待的莫过于视频,此时小tk视频片段也有不少,我是每个视频必下,每下必收藏,保存在电脑中一个深不见底的文件夹里。值得说一下,这时的tk电影都是几分钟的小视频,分辨率也不高,而且几乎都是国外的,和现在动辄高清上G的视频不能比,所以我收藏视频并不会占用太多的硬盘。

每次下完一个视频,我就像得到了一个宝贝一样,充满期待地打开,在小到只有我自己能看清的播放器窗口里贪婪地欣赏着。有一次我播视频的时候疏忽大意,竟然没有插耳机,导致女人哈哈哈的笑声直接从音箱里放出来,还好我反映比较快,2秒钟不到就关掉了声音开关,所以没有引起他们的关注。

我在这个时候已经加了不少同好QQ,有时能和他们聊上几句,但说实话,大家互相介绍完自己的喜好之后,就没有太多可聊的了,因为女同好实在太难找,男同好都处于一个相似的境地,大家都是浏览网站,看看文章、视频仅此而已。这时每每论坛上出现一个女生,都会引起轰动般的效应。但那时tk圈子里的女孩真是凤毛麟角,经常是刚一露头,就被一群狼盯上,然后女生吓得彻底消失掉。

有一天,我在论坛上偶然看到了一个视频的截图——可儿tk初体验,当时打的标语极其吸引人——普通话求饶。点开帖子进去之后我被深深地震惊了,真的是国产!女孩很可爱,并且有穿着纯白袜子被挠脚心的镜头,还有双手绑在床头,被挠腋窝,笑得花枝招展的样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人的tk电影,而且非常的完美,给我心里带来了极大的触动。遗憾的是,出于学生经济不宽裕和不愿让别人知道我喜欢tk的保守心理,我当时并没有考虑去购买这个片子,而只是通过那仅有的几张图片来满足自己胃口。若干年后,我才最终看到了可儿tk的完整版视频,时至今日,我仍认为这部视频是国内拍摄的最好的tk视频之一。

在大学生涯中还有一件事值得纪念,就是我谈了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

她是一个同城其他学校的女孩,在一次偶然的活动中认识的,当时牵动我心的就是她和闺蜜一起闹的情景,当时是tk的打闹。闺蜜调皮地攻击她的腋窝、腰部和脖子等区域。而她笑得手舞足蹈,浑身颤抖,喊痒喊停不断。其实这段tk过程很短,最多也就十几秒钟左右,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前我就觉得她属于我喜欢的女孩类型,如今又看到她是如此的怕痒,更增添了我对她的好感。

后来的故事也比较戏剧,总之就是她成了我的女友,由于学校不在一起,所以我们基本都是周末活动。在和她亲密接触的日子里,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挠一个女生而不用再担心后果了。走在街上,坐在草坪里,或是躺在沙发中,我都会时不时地挠挠她的小蛮腰,骚扰一下她敏感的腋下。挠一个女孩痒痒的感觉是如此得美妙,看她挣扎娇笑的样子让我如痴如醉,于是我乐此不疲,几乎每次见面都会找借口挠她,而她每次都是反应超大,嘴里叫得语无伦次。有时我们也会互相玩挠对方并且忍痒的游戏,就是看谁先笑出来算输,每次都是我赢,倒不是因为我不怕痒,而是因为她实在过于敏感。在这几年里,我给她买过很多纯白色的袜子,我不能选择别的女孩穿什么,但至少我可以让自己的女友穿我最喜欢的白袜。她最怕痒的地方是脚心,只要轻轻地抓一下,她都可以痒得跳起来,并以超大的喊声阻止我挠她。于是我只能放轻松,双手抓住她的白袜脚丫欣赏,偶尔以足底按摩的手法捏捏她的玉足。能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女生的脚,我也很满足了。

转眼时间已经匆匆走到了大四,我喜欢校园生活这轻松惬意的氛围,所以选择了考研。这段时间,我在外面租了一个小屋,供自己复习之用。她来这里找我玩时,我按捺不住冲动的心,找了一个机会把她压在床上,双手毫不客气地抓向她的腋窝,连续挠了有半分钟之多,而她已经笑得说不出一句话,脸上一副皱着眉头,难以忍受的表情。而看见此景的我,也不愿意再折磨她,赶紧停了下来。

大学毕业之日是我们的分手之时,原因是我阴差阳错地去了外地读研,而她则留在本地工作。在和她作女友的这几年里,是我tk女孩最多的日子,说实话,她不是一个喜欢tk的女孩,对挠痒的感觉也不太能承受,但她并未觉得我对她情有独钟的tk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也许那时的女孩非常单纯,觉得此事就是情侣间玩闹的正常现象吧。

本科四年中,我的电脑里已经积攒了很多tk的图片和视频段子,我不得不买了个大点的优盘来存储。优盘被我藏在宿舍最深邃的角落里,连女友也不知道,成了我最大秘密。有时我会想,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了,在不同的世界里以不同的面容出现。在这四年中,我发现了自己对限制级电影的不感兴趣,当别人堂而皇之地谈论和观看这些岛国和欧美片子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在另一个QQ上和远在天边的陌生人聊天发泄。

时间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去,我又来到了新的城市,开始了新的校园生活。硕士生涯远远没有本科那样轻松浪漫,风花雪月,压力和忙碌自始至终陪伴着我。在宿舍的同学们中,偷偷欣赏的东西仍是那一成不变的限制级电影,而我却越发地对此不感兴趣,瞄几眼就觉得索然无味。此时的tk联盟论坛开开关关历经了很多次,期间更有数回资源全部丢失,一切重零开始的窘境。这个时期的论坛资源爆发性增长了起来,与此对应的是我的tk收藏品也日益丰富,国产的,欧美的,日韩的,一些经典的tk文章,或漂亮的女孩白袜图片也被我收入囊中。

论坛上已不再是男人的独霸天下,有了零星的女孩的身影。她们的出现就像催化剂一样使论坛迸发出惊人的活力,任何帖子只要有女孩的参与,哪怕仅仅是一句回复,都会让一群人激动不已。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试想一下,在一个全是被压抑了太久的男性群体里,在一个以tk为中心的这样敏感话题的圈子中,出现一个勇敢的女生是多么地难能可贵。

我认为这时最出名的是一个id叫飞扬雪的女孩,她像一个精灵一样穿梭在论坛的各个板块中,并非常积极活泼地参与聊天和回复。如果我没记错,她发过自己脚的照片,聊过对于tk的感受。可遗憾的是出于某些原因,在论坛一次次地被封掉之后,飞扬雪也彻底的销声匿迹了。若干年后,在我和另一个完全想不起来是谁的同好聊天过程中,大概又知道了雪mm的一点点情况,她当年应该是和同好真正玩过tk,后来出于一些原因,不再涉足这个圈子了。

随着论坛里女生的增多,我的QQ里也比之前多了很多异性同好。她们大多数都有一个特点——惜字如金,聊天基本是我说很多句才能换来一句回复。我并没有责怪她们的意思,也许她们被太多的男同好同时骚扰着,根本应付不过来。而tk这个行为又非常微妙,需要独处的环境,由此带来了一定的危险性,女生对此慎之又慎也情有可原。所以即使她们本身对tk有确实有兴趣,也难免会先投石问路,毕竟谁能对一个陌生人放心,何况是一个文弱的女孩呢?

但在我的QQ里,有一个女孩与众不同,她和我聊得很投缘,慢慢地双方建立了一种浅层次的信任,更巧合的是她和我在一个城市生活,这让我有一种找到了tk对象的悸动。但我仍然是非常耐心的,没有把握的时候决不轻举妄动,以免把她吓跑。在我们聊了几个月,并且互相看过照片之后,终于在一个秋季的黄昏里,我们见面了。

虽然作为男生,见tk圈子的女网友还是有点忐忑的小紧张的。如约相见之后,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漂亮,但身材还不错,我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大方地聊着tk的各种话题,我还说到了自己喜欢女孩穿白袜子,觉得挠她们的白袜脚底特别有感觉。她并不认为喜欢异性白袜有什么另类,还自嘲她自己今天穿了一双黑袜子出来。和她聊天有一种感觉——知音。

由于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并且在见面之前我只是说一起出来聊聊,根本没提要tk的事。而结果是我们聊得挺愉快,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信任更加深入了一些,以后再约出来就更容易了,所以我决定不在这次见面中实行tk,以免吓住她或让她觉得我之前言而无信。可事后看来,这是个让我后悔很久的决定。因为从那之后,她像被洗脑了一样再也不进tk圈子,从此在人间蒸发了。

在这2年多的读书期间,我又交往了一个女孩,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女友,但我们的关系比较暧昧,她总是一个帆布鞋加白棉袜的清纯打扮吸引了我,而我也在某种气质上吸引着她,只是我们谁都没说破,大概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也许还因为我又经过多年的历练胆子已经大了许多,造成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我tk了她。

那是我们俩去一个公园游玩的时候,玩到快结束时我和她都有些累了,于是坐在一个草坪上休息,这个草坪位置偏僻,除了我们俩之外几乎没有别人。她仍然穿着我最喜欢的帆布鞋和白棉袜。也许是因为走了大半天路脚很累了,她把鞋带一拉,两只脚轻轻巧巧地从鞋里钻了出来,很自然地放在了草坪上,白袜脚心就这样**裸地对着我。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简直是按捺不住的冲动。联想到之前明明有机会但我却没有进行tk的女同好,我便下定决心不能再放弃这天赐良机。

我笑笑地看着她,先问了一句你的袜子怎么都是白色的呀?她似乎没有作声,我豁出去了,直接伸手到她脚心里挠了一把。“啊~”她发出了并不很大的一声叫喊,把脚丫向后缩了一点。我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因为她对tk的反应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敏感。我又笑着故作轻松地说:“你不怕痒呀?”“怕啊~”她回答到。可我感觉她回答的十分勉强。于是再次伸手过去,十只手指齐刷刷地抓起了她的脚心。“嘻嘻”她发出了笑声,但脚丫却没有移动分毫。“挺舒服呢!”她小声地说到。可我的心却咚地沉了下去。这个反应实在是太小了,几乎可以用不怕痒来形容。但我仍没有放弃,说到:“舒服就好,让我再试试其他部位吧。”于是很自然地把双手抬起,直接插向她的腋下挠了起来。“啊啊~嘿嘿!”她娇声叫着,但依旧没有出现我想要的挣扎和大笑求饶。“真的很舒服!原来挠痒痒这么使人放松啊!”她喃喃着。我有些灰心丧气,直接把她按倒在草地上,抓着手腕拉过头顶,两只手按在她大开的腋窝里疯狂挠了起来。“嘻嘻哈哈!舒服!”她嘴上仍然是那样不紧不慢地叫着,呼吸也稍稍急促了一点,但让人震惊的是她的胳膊却可以保持着高举过头的姿势,对tk根本不去抵抗。我彻底地失望了,放弃了继续tk的念头,我在一瞬间变得意兴阑珊。

后来我们也没有再发生tk的任何事情,我和她的关系最终也不了了之了。

在这几年里,我加深了对女孩鞋袜的人偏好。这成了我评判她们漂亮程度的一个标准,尤其是第一次见到的女孩。走在大街上,商场中,公交里,校园内,任何时刻,一个异性映入我眼帘时,我第一时间打量她们的脚部。尤其是裤脚边和鞋子之间的那个缝隙,更是我窥探的部位。如果女孩穿着青春靓丽的运动鞋,板鞋或帆布鞋,再在脚踝处配上不多不少的一抹白色,那在我眼中就是最美的形象,这个打扮的女生也最能引起我的好感。每到夏天,这个群体的福音就到了,学校里大把穿着短裤或裙子的女生,而象征干净清纯的短白袜则是她们最常见的搭配。

在历经了不计其数的怀揣着对她们tk幻想入睡的深夜后,我的求学生涯也正式画上了句号。

TAGS:热门资讯
网站评分:
( 网站尚无评分! )